<output id="hc5xr"><font id="hc5xr"><nobr id="hc5xr"></nobr></font></output>

        1. 
          
          <output id="hc5xr"></output>

          研究生分流制喊?#30805;?#24180;,仍在吆喝——

          博士“降级” 动真格咋就这么难

          2019年03月12日08:30  来源:科技日报
           

          “目前博士生无法按期毕业的人数比例高达65%,有的读博8年也毕不了业。”近日,全国人大代表、南京大学校长吕建点出了现行博士教育体系的问题——“开头松—中间松—毕业严”。他建议,中间也严起来。

          实际上,关于博士培养“中间要严起来”的表述,早在30年前就已出现在了原国家教育委员会的文件中。当时用的词是“遴选分流”。在今年两会前夕教育部下发的通知里,也同样出现了这样一句话——“对不适合继续攻读学位?#38590;?#31350;生要及早分流,加大分流力度。”

          但是,提起分流,大多数老师和学生的反应是——“这是什么?”这项在有些学校实行多年的制度,对很多人来说还是一个陌生的概念。

          “博士分流改为硕士,一般没有改成”

          近几年,有关部门发布了《关于深化研究生教育改革的意见》《关于加强学位与研究生教育质量保证和监?#25945;?#31995;建设的意见》等文件,指出要“畅通分流渠道”“加大对不合格学生淘汰力度”。

          2017年,教育部和国务院学位委员会联合印发《学位与研究生教育发展“十三五”规划》,明确完善研究生培养分流退出制度。其中指出,要畅通博士研究生向硕士层次的分流渠道,加大分流退出力度。

          也是在2017年,教育部公布博士研究生教育综合改革试点高校及其工作任务, 建立中期考核分流淘汰机制被列为其中一项?#25353;?#32966;探索、先行先试”的目标。

          所谓分流,其实就是在研究生的培养过程?#26657;?#23545;研究生进行考核、筛选、分流和淘汰。分流一般在博士的中期考核后进行。有学者指出,从实践来看,分流一般有三种结果:直接退出;向较高一级分流培养(比如硕转博);向?#31995;?#19968;级分流培养(比如博转硕)。

          吕建表示,南京大学博士培养模式中就明确要求,中间过程严格考核,每一次资格?#38469;?#32422;有15%的人不能通过。

          但实际情况是,在很多学校和科研院所,中期考核常?#26657;?#32780;淘汰分流不常有。即使是老师有?#27169;?#20063;未必能分流成功。中科院某研究所的一位院士坦言,有时在考核后,个别学生确实被认为不适合读博士,所里会希望学生改为硕士,但如果学生不愿意,也不会勉强。“基本都没改成,最后一般也都毕业了,我们还是要顾及学生的心理状态。”

          无故仁慈,拖了学生,也拖了学校

          全国政协委员、北京师范大学党委书记程建平说,在研究生培养阶段,学校一般也有一套管理制度,比如规定硕博连读?#38590;?#29983;达不到规定要求,就转为硕士;在若干年内没有完成规定学业,就不能毕业,甚至做退学处理。“不过我们一般不说‘淘汰’,说‘不能正常毕业’。”

          他认为,分流如果要真刀真枪实?#26657;?#38590;度应该不小。“淘汰一个学生其实很‘费劲’,有些人会觉得,与其这么折腾,不如让学生过了算了。”程建平说,要把分流制推行下去,得有相关管理部门“撑腰”“支持你做”。其实,对于不想学、学不进的人,及早分流,也可以不用再继续浪费时间,并非坏事。

          同?#20040;?#23398;教育研究政策?#34892;?#20027;任张端鸿表示,高校很少在实践中进行分流和淘汰,这还是跟学校严进宽出的培养惯性有关。“学生一般不会主动选择分流,淘汰也会让培养单位面临很大?#38590;?#21147;。” 其实,如果学生不能及时完成开题报告,或者无法通过中期考核,就该分流或淘汰。只是在管理流程?#26657;?#24182;没有明确?#38469;Α?#30740;究生教务秘书、研究生管理者、学生等多方主体有任何一方启动分流或淘汰的制度设计。这造成的结果是,“一旦研究生入学了,不能毕业是比较困难的”。

          张端鸿认为,关键是要做好制度设计,每个学期都要有学生主动申请分流的通知和安排,要让学生充分了解这项制度,认识到分流是一种再选择,不丢脸。“无故仁慈,拖了学生,也拖了学校。”

          ?#28304;耍?#20840;国政协委员、广西大学校长赵跃宇表示,研究生培养有?#27426;?#30340;标准,学生没有达到标准,就不该让其毕业。在研究生培养的全过程,都可以实行分流或者淘汰。“严把质量关,我觉得最关键的就是大学的校长要扛起责任,大学的教授要扛起责任。在学术面前,不要让非学术的因素去干扰它,比如?#30331;?#24863;和面?#21360;!?/p>

          不该无故仁慈,但也需要有人性化设计。

          全国人大代表、西安交通大学校长王树国就坦言,他并不赞成设置所?#38477;?#20998;流或者淘汰比例。“比例是死?#27169;?#20294;人是活的。教育要以人为本,即使是要让博士转为硕士,也要充分沟通。这个评价?#27426;?#35201;客观科学,不能太武断。”王树国强调,大学的目的是培养学生成才,要让学生感觉到老师的决定对他们有利,最好能心?#26159;?#24895;地去接受。“我坚决反对一刀切的机制,实行分流不是为了完成任务。?#20445;?#24352;盖伦)

          (责编:郜林筱、陈康清)

          动感H5欣赏

          • 知行合一看修文知行合一看修文
          • 美丽贵州行-务川美丽贵州行-务川
          • 我们的贵州会呼吸我们的贵州会呼吸
          • 你好,我叫贵州!你好,我叫贵州!

          ?#26053;教?#36816;营

          • 贵州频道微信公众号贵州频道微信公众号
          • 贵州频道手机版贵州频道手机版
          • 贵州频道?#21525;?#24494;博贵州频道?#21525;?#24494;博
          • 贵州频道人民微博贵州频道人民微博
          快中彩中奖规则

              <output id="hc5xr"><font id="hc5xr"><nobr id="hc5xr"></nobr></font></output>

                1. 
                  
                  <output id="hc5xr"></output>

                      <output id="hc5xr"><font id="hc5xr"><nobr id="hc5xr"></nobr></font></output>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1. 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<output id="hc5xr"></output>